更优的选择

Better is the best

面向十亿中国消费者的独立测评平台,为消费者挑选出真正优质的商品,让消费者切实提升生活品质和幸福感。

OKOer,优恪,那些品质生活追求者的共同标签。爱生活,爱家人,我们爱你所爱!


独立、权威与公信力,是我们的立身之本,以此为基石,通过数字化传播,致力于打造责任消费的生态体系。

优恪 出品人

罗昌平
媒体报道查看更多

明镜周刊:优恪在中国的破冰之旅

明镜周刊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拥有如此众多的消费者,也没有哪个国家的消费者如此缺乏信任和安全感。如今,德国消费品测评机构ÖKO-TEST向中国扩张,这一行动会受到阻碍吗?


来自“海德堡”的中国牙膏

 

起初是一个名字引起了采购员的怀疑:在北京某超市内购买到的牙膏,其包装上印有配方经“Bayerische Gesundheits-Ideologie GmbH(拜仁州健康思想有限公司)”授权的字样。这个产品包装暗示:他们的公司坐落在德国著名旅游城市海德堡。该城市的地标——内卡河上老桥的照片被印在包装上。

 

“我们感到十分疑惑,因为这个牙膏品牌的所有企业注册在香港。”优恪采购员李骁说:“我们向德国同事询问,是否听说过这家公司。”

 

位于法兰克福的ÖKO-TEST经过调查,不出所料,这家“拜仁州健康思想有限公司”并不存在。这个名字是一个大胆的、经过再三斟酌的发明。

 

事实上,近年来听起来和德国有关联的产品总是受到中国消费者的特别推崇。从汽车到防晒霜,只要是来自“德国”的,就会被认为是高品质产品。

 

优恪在中国

 

优恪(OKOer.com)是这样运作的:来自德国的专业采购人员在中国负责采购食品,化妆品以及日常消费品等,采购来的样品将会在封装之后寄往德国,按照国际通用的标准进行检验,检验结果将会综合考虑中国产品标准,之后发布在互联网上。

 

中国社会对于这类信息的需求非常大。麦肯锡中国的报告指出,在过去三十年中,中共领导创建了“小康社会”的经济奇迹,大概有4亿中国人已成为中产阶级。“我们预计,三年之内优恪在中国将会惠及约4000万人。”德国出版印刷集团的代表Thomas Böwer表示。

 

这家媒体集团是ÖKO-TEST的控股股东,同时也参与了优恪项目。

 

按照中国的顶层设计,具有消费能力的中国人人数将会增加。中国将逐步实现从“世界工厂”向消费和服务型国家的转型。一个有十亿级的“德国迷”和“上网者”的民族,并且他们的收入在增加——对于一个向亚洲市场扩展的消费测评品牌,这无疑是一个极佳的市场。

 

中国的消费者不仅变得更加富有,也变得更加挑剔。一方面,他们的要求随着财富的增长不断提升,另外一方面,他们的信任却随着层出不穷的食品安全丑闻不断消减。

 

最严重的一次丑闻发生在2008年:一些乳制品厂将三聚氰胺掺在奶制品中,这种化学物质可以虚假地提升蛋白质含量。超过三千名婴幼儿因此罹患肾病,六名儿童死亡。

 

从那以后,很多中国人不再相信国产婴儿奶粉。他们更青睐国际品牌奶粉,ÖKO-TEST恰恰在第一期测试中检测了这些奶粉。其中五个品牌被评为最低等级的D-(警示)。在早前德国奶粉测试中,获得D-(警示)的产品数仅为两款。

 

“在中国所采购的产品明显含有更多有害物质:其中矿物油含量要高出德国采购的产品近五倍之多,氯酸盐含量高出近三倍,而有害油脂含量是其两倍。”德国ÖKO-TEST总编Jürgen Stellpflug十分震惊,他表示,在一个如此敏感的领域,“产品标准应该更高”。

 

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更难接受的恐怕是这些产品的经营者都是国际企业,虽然其中一些产品是在中国生产的。但即便如此,这些在中国出售的“洋奶粉”的价格也高于外国。这种区别对待让中国消费者十分失望。这一现象也出现在别的行业,中国曾有消费者示威,不满进口豪车售价高于国外,在经销商面前痛砸玛莎拉蒂和兰博基尼。

 

到目前为止,只有官方媒体报道了消费者愤怒,外国品牌也难辞其咎。声名狼藉的是每年初中央电视台举办的315晚会。在过去的几年中,很多著名品牌诸如梅赛德斯、苹果、阿玛尼都榜上有名。

 

优恪的移动互联网之路


项目发起人对优恪抱以很高期望,因此邀请中国传媒界知名记者罗昌平担任出品人,也正是这位出品人让我们了解到了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媒体产业的变化。

 

 “一开始接触这个项目,我并没有马上答应。”罗昌平说:“德国方面认为优恪(OKOer)可以做纸媒,但是这条路在中国已经走不通了。”

 

作为国际知名的调查记者,罗昌平说服了投资人,只有做数字媒体才有出路。他说:“中国的传统媒体受到严格监管和互联网的冲击,而新媒体可以另辟蹊径。”

 

因此,优恪放弃了纸媒路线,采用了从网站、手机移动端、微博微信等各个社交平台结合的互联网战略,德国同事也被中国互联网的普及程度及便捷的网上支付模式震撼了。

 

优恪出品人罗昌平已经预见到了来自各方的压力,监管机构仅仅是中国媒体面临的重重阻碍的其中之一。“迟早我们会考虑经济利益。”他说,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第一年,优恪只检测进国际品牌和进口产品,譬如欧洲面霜和奶制品、美国果汁,以及名为“海德堡”的香港牙膏。“之后才是我们的重头戏——检测中国产品。我们做好了与企业法庭见的准备。”

 

这对德国ÖKO-TEST总编Jürgen Stellpflug来说,再熟悉不过了。“直到今天,我依然很乐意去参加每一场诉讼。每期杂志我们都会接到至少一起诉讼。”


注:本文转载于《明镜周刊》,系《明镜周刊》特别授权使用



Bernhard Zand
2015-5-16
Copyright ©2015-2016 OKOer Inc. All Rights Reserved.